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蒲松龄的《聊斋》系列主要是以佛教哲理作为创

另一个角度说说《画壁》

 

作者:如是微尘

 

前言

聊斋作者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一字剑臣,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据蒲松龄《述刘氏行实》上的记载来看(刘氏乃蒲松龄之妻),号称柳泉居士的蒲松龄全家信佛重僧,他对佛教经典熟悉度颇高,笔下的作品自然而然将佛教教理融入其中,包括查阅前人和当代学者对《聊斋志异》的评论不难看出,蒲松龄的《聊斋》系列主要是以佛教哲理作为创作主旨的作品,并集中反应了蒲松龄认识的佛教哲学观:幻真交织,皆由心成;虚妄之心,苦难之根;目幻游历,幻有故空。所以以下我谈《画壁》是在讨论佛教的哲学观并非将佛理与影片的的牵强附会。

 

缘起

近日看了陈嘉上导演的魔幻电影《画壁》,看电影之前我对《聊斋志异.画壁》不曾听闻,没看过原著,也没了解过任何电影的剧情,纯粹是偶然兴起去电影院选择的这部片子,只因海报上的几个字“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心想莫非与佛教唯识学有关,冲着这八个字去,120分钟的电影结束后感概良多,于是有了写这篇影评的冲动。

 

看完电影回家路上,一直感悟电影的主题 “幻由心生,浮生若梦”,正欲上网和朋友分享,颇感意外,搜索一下才发现《画壁》电影原来是骂声一片。说什么的都有:烂片、看不懂、天上人间、恶心……等等,更有甚者扯上了强大的政治寓意;当然也有赞叹的,感动的,说看完了相信爱情的等等。各种评论道出了各人的内心,木然间算是领悟了《画壁》的主题,画壁只是面镜子,你的内心是如何,看到镜子里的图像就是如何。且不说票房问题,一部《画壁》引起了这么多人的讨论,在这点上它已算是成功的。

 

近年来,思索灵性生命、轮回和心理学的电影作品逐渐有崭露头角的趋势,比如之前大热的《盗梦空间》、《源代码》等等,但大多数都是西方国家的电影占据主流市场。而国内导演能导出类似这次《画壁》的作品,我个人感觉是大有进步。仔细搜索了《聊斋志异.画壁》的原文和白话翻译阅读,发现蒲松龄文笔流畅,笔下意境饱满,短短几百字的原著,读起来禅味十足,精彩度不亚于两个小时的电影,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聊斋志异.画壁》,是蒲松龄聊斋系列中最有代表性的与佛教有关的文学作品之一,但似乎其知名度还不及那篇,同样是陈嘉上导演过的《聊斋志异.画皮》。与《画皮》不同的是,后者者更注重的是对人和狐妖的情爱的牺牲的探讨,而《画壁》更多了一层“千幻并作,皆由人心所自动尔”的禅学意境,并道出一种超越生命痛苦的契机。

 

浅谈片中主角人物的无明障碍和解脱

谈谈我个人对《画壁》电影的一些感悟。

 

可以说,我眼中的《画壁》是借事说理,处处有寓意。正因为这是借事说理的表现形式,而在事项上又是披着魔幻的外衣,不免让看了《哈利波特》、《魔戒》、《阿凡达》等震撼魔幻效果的观众们大为吐槽,认为《画壁》特效太幼稚,魔法不及《哈利波特》,打斗不如《魔戒》,幻境不如《阿凡达》。不可否认,特效方面的确是国产电影的弱项,但相比其他山寨的国产魔幻古装剧,《画壁》的特效的确是很优秀的。但观众大不必执事废理,当然我们也不能执理废事,我也承认本片在表现形式和逻辑性上还有待提升,脱去了事项表现孱弱的外衣,观众若能看到理事无碍的境地,则《画壁》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的地方,并非某些影评里说的超级烂片般无以复加的境地。

 

电影和原著的剧情是有所改动的。原著先不说,电影影片讲述的大概情节就是书生,书童进京赶考,路遇刀客孟龙潭。书生自认为刀客要打劫他,于是先发制人夺刀追杀。刀客被书生追到了山上一座寺庙里求助。寺庙里有一老僧,法号不动,他为三人做斋菜的一顿饭时间里,书生,书童和刀客进入了寺庙墙上的壁画中的仙境,经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最后书生出了幻境发觉自身仍在庙中壁画前,经老和尚点化,书生终有所悟。三人感恩老和尚指点行礼拜谢,在跨出庙门后化作一缕青烟飘散。

 

网上分析说寺庙里的不动和尚是不动尊菩萨即密宗不动明王的暗喻。虽然《聊斋》的原著里并没有寺庙老僧人的法号,很明显这是导演改编的。但这个说法我个人比较同意,改编得也贴合影片的剧情。老和尚法号不动,书生和书童,刀客在幻境中的悲欢离合,也只是他们的心去经历,他们的身体一直在寺庙里不曾有动。众人身未动心却经历人天幻境,正所谓千幻并作,皆为人心所自动尔。不动尊菩萨他的身相是对那些顽固不化、执迷不误、受魔障遮蔽的众生而变化的,以喝醒众生和吓退魔障。菩萨离佛,还有一步之遥。凡夫须放下执着,则证阿罗汉果,继而再放下分别,证菩萨果位,最后再须放下妄想,则证佛果。姑姑和书生三人,都是不动和尚心中的妄想,一一破解这些妄想障碍,他则最终成就。

 

书生朱孝廉最大的障碍是傲慢,他因为要进京考取功名,懂知识也有一些实力,所以看不起刀客,对书童也是指手画脚,一开始的他不懂尊重他人。但书生又是一个有善根的人,他有底线重义气有慈悲心,他是人道凡夫的典型代表。因为守五戒十善得人身,而人道是最适合修行佛法的一道,所以书生也是不动和尚度化众生和自我解脱的关键人物。影片一开始的场景,寺庙中刀客问书生“你怎么知道我要打劫你?”,书生傲慢地说“相由心生,你露了贼相”。这分明暴露出了书生自己的妄想无明,所以刀客说“这么说来你也不是善类,否则怎会知我所想?”,以子之矛,攻之子盾。等到书生第二次进入幻境,被姑姑骗说牡丹为自己自杀,他心生愧疚自责并为牡丹画人间百相图,他的所作所为只为一个义。姑姑对书生说 “世上只有两种男人,一种是愿意骗你一辈子的,一种是只骗你一阵子的。”,暴露出了姑姑的内心,她的眼中男人没有真爱只有真骗。书生顿悟,引用了那句有名的禅语:“风未动,旗未动,是人的心在动。如果你没这些念头,不会总说骗与不骗的事。”,这席话说明书生已经认识到自己的无明,即一开始对刀客要打劫自己的猜测妄想。正如刀客所说,若他的心不曾有邪念,自然眼中见到的是清净相?有法师云: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影片即凸显了众生看佛是众生,佛看众生皆是佛的禅境。

 

书童最大的障碍是愚痴,只要主子说什么,都是对的,自己也缺乏主见,比较懦弱。但在看到云梅被刀客娶了又抛弃了之后,他内心的正确价值观开始凸显,他鼓足勇气向云梅提亲,也是善意的为云梅挽回失去的自尊,他最后用自己的真爱感动了云梅,从一个唯唯诺诺的仆人,变成了有担当的男子汉,从而实现了自我障碍的解脱。

 

刀客最大的障碍则是贪欲。刀客第一次听闻一个只有女子的道场,说“那岂不是天堂?”,这暴露出他的内心中认为,美色云集的地方一定是天堂,这也是我们大多数凡夫的心想。或许我们没有认为美女如云的地方是天堂,但我们似乎也认为有钱了有权了就一定幸福,这也是一种类似的妄想。等到孟刀客进入幻境之后,看到美女如云,完全是好吃好喝好享受的地方,任何的要求姑姑都满足他,甚至于三妻四妾。这种贪欲的体现,让他逐渐结下地狱的种子。金刚经云:所谓福德,即非福德性。福德并非具有一成不变的福德性,福德也可能成为恶业种子结下地狱的因。纵观现实人生,富贵的人并非人人都懂得惜福修道,反而更加肆虐地损耗自己的福报,损耗的同时造业不断,为未来世结下恶业之因。而影片中,姑姑纵容刀客的贪欲,一方面是想要他替仙女们开枝散叶,另一方面是准备在仙女们生下孩子之后杀掉孩子的父亲。这是姑姑定下的仙界的规矩,是仙界的因果法则,也是刀客未来的命运。正如造恶业必遭恶果的事实,刀客后来也意识到了这里所谓的天堂其实与地狱只一线之隔,他或许逃不脱死亡的阴影,这种恐惧心让一开始留恋仙界不舍离开的他,后来也有了和书生回到凡间的念头。这种对死亡的恐惧,让他有了觉悟的契机,在影片最后,看似勇猛其实懦弱的他终于迈出了自己最恐惧的那一步,阻止姑姑的愤怒杀人而最终牺牲在妻子们的怀里,听到她们赞扬自己的勇敢,刀客的内心的纠葛得到了平复。

 

姑姑最大的障碍是情执,姑姑是不动和尚内心影子。寺庙东西两幅壁画,天界图和地狱图,而嗔恨和愤怒是地狱道之因,都是暗喻了由一个情执深重姑姑的内心所经历的世界,情执是六道轮回众生沉浮的根本原因,楞严经云“汝爱我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情执不除,轮回不能出。不动和尚一直在这间寺庙里修行没有离开,每日看到这两幅壁画,所以影片最后他跟姑姑说:“其实我一直在看着你,是你没有发现而已。”,这暗喻和尚一直在观照自己内心的无明并求解脱。最后姑姑听闻了不动和尚说的“没有疼的爱不是真爱”,明白到了自己内心的疼痛是真爱的表现,继而不动和尚的那句“我怎能不疼?”让姑姑最终释怀。

 

有网友认为,不动和尚最后和姑姑牵手消失于仙境是他俩旧情复燃、和尚还俗的表现,这种观点我持保留意见。不动和尚对姑姑最后的那句“一起走吧”并不是说咱俩和好吧,我更倾向于他要表达的是“我们一起解脱心的执着和煎熬吧!”,意即“我们都放下吧”,姑姑领悟到了,所以临走时将仙境交给芍药打理,因为金色光在佛教中普遍代表了觉悟者所散发的自性光,所以影片最后姑姑和不动和尚携手融入一片金光中消失。不动和尚宿世深厚的善根让他发出想要成佛的愿力,但这种出世间的心愿必然会伤害深爱他的姑姑,并害得姑姑将自己的心关进地狱。作为一个证悟者,绝非世间认为的抛弃妻子的绝情绝义之人,只是他的爱和情不再被小我所束缚,他的爱和情必须上升到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四无量心境界,这也就是佛家常说的慈悲。慈为予乐(给予他人快乐),悲能拔苦(拔除他人的痛苦),就算是不动和尚没有爱过姑姑,作为一个具有慈悲心的证悟者,他也必须不能置地狱中的姑姑而不顾。我想在这点上,朱孝廉和不动和尚是一类的人。因为误闯仙界的朱孝廉,牡丹被关进七重天受炼狱,他的悲心让他不能坐视不管,一个连定海兽都不愿意伤害的人更何况眼看有人因他而受苦,所以他即使逃出了仙界护卫的追杀仍再次央求和尚帮他再入仙界救人,可他的这种情感并不一定是与爱情有关。或许另一个层面来说,书生朱孝廉其实就是不动和尚的化身,他们身上有相似的品质,所以书生最终被和尚点化。

 

影片寓意的入世观和出世观

观影者粗看《画壁》电影是描写书生在义、情、爱的天平的衡量,在几个仙女之间的情爱纠葛,最后和众仙女学会了爱是成全和牺牲的主题。但我个人认为,更深层次的含义来说,电影要突出的主题恰恰相反,是道出了世人应放下无明情爱脱离轮回和痛苦。影片真正的主角既不是书生朱孝廉,也不是万花林中的众仙女。我认为电影《画壁》的寓意只为了一个目的,让幻境的掌管者姑姑得到情执的解脱,更进一步来说,则是寺庙里不动和尚的自我解脱和成就。

 

从入世情感的角度来说,姑姑她是一个被爱所伤,痛到心的人,也是一个执着真爱的人。她的执着,使得她保留着深爱的人临别赠送她的那支枯树枝,那是一件爱情的信物,也是她所有魔力的来源。她化很浓的妆掩饰自己内心的脆弱;她喜欢被人赞扬美丽,却在听赞美之词时并不快乐;她不愿意众仙女涉及爱情,因为她曾被伤害,不再相信男人和爱情也不希望别人重蹈她的覆辙;她创造仙境的琼楼玉宇,金碧辉煌,尽心安排仙女的一切,她疼爱仙女们给予她们自己认为的最好的生活,可她的心从未快乐过,她始终活在地狱之中,就如寺庙中相对的另一幅壁画:一个女人独自坐在炼狱中承受周围烈火的煎熬,那分明是姑姑的写照。一个情执深重的女人,因为放不下受到的伤害,不曾释怀,念头的业力带着她的心在天堂和地狱间徘徊。所以入世的角度看来,影片的目的就是为了教会情执的姑姑放下一些东西,让她出离地下的牢狱。而让她出离的方法,或许只是深爱的人的那句话“没有痛的爱,不是真爱。我怎能不痛?”,不动和尚的话让她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原来自己真的被爱过的。最终她释怀了,和不动和尚走出了虚假的天堂——真实的地狱。

 

从出世的角度来说,姑姑同时也是不动和尚心中情执的投射,不动和尚想要成佛,但他知道,如果心中对尘世还有一丝挂恋,是根本无法证悟的,度化姑姑的同时就是解脱他心中情执的那丝无明束缚。经云:“生佛不二”(众生和佛本质上没有区别),没有离开众生的成佛者,诸佛的成就也实为酬愿度生,地藏菩萨尚且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何况姑姑是因不动和尚而将自心关进地狱,于情于理于悲,他都必须度脱了姑姑后自己才能成就。书生三人,实为和尚为度化姑姑采用的心识幻化之身。不动和尚化出书生,两次闯入仙境,扰乱那里的生活,众人在幻境经历生离死别,最终姑姑彻悟放下执着离开了她心中地狱的天堂。其实不管是地狱还是天堂都是众生心识所现,放下二元对立则离苦得乐,影片结局则暗喻了这个结果:姑姑走出了心的束缚放下爱和恨,不动和尚最终也放下了姑姑。当然,影片最后,他用来度脱姑姑幻化出的的书生一行三人,自然也在他面前化作青烟随风散去了,这不正是无明烦恼的最终解脱吗?

 

结语

联想众生的六道轮回何不是如此?永嘉大师证悟歌道:“梦中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凡夫认六道轮回是实有,犹如做梦人在梦中时,认梦境是实有,轮回梦中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地狱道到天道,哪一道没有我们轮回留下的堆积成山的尸骨?可是梦醒的时候,身体还躺在床上,既没有去梦中的天道,也没有去梦里的地狱,梦中那些山河大地人鸟鱼兽身,也只是我们心识的化现而已。若认幻境实有,则是认贼作父,不识真心本来面目,可悲可叹!

 

经云,佛的十名号之一为“如来”,“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我们的自性并没有到哪里去,它如如不动,三恶道、六趣、十法界囊括宇宙万法皆是我们的心识妄动而现,而我们如来藏的真心则一直在那里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无失亦无得。

 

“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同样在影片最后,当所有幻境和烦恼都退却,书生三人、姑姑、还有三界的种种金碧辉煌和地狱烈焰都化作一缕青烟消散,独留不动和尚那彻悟之后的会心一笑。

 

后记

或许陈嘉上执导这部片子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多的宗教符号和深意,但画壁本身不乏是一部探讨幻境和观照,执着和解脱的好片子。

 

佛教哲学着点在事物之外看问题的根本,其实那些现象无所谓真,也无所谓幻,不过是心意识的妄动而已。然而,即幻即真,只要认识到诸幻皆是人心自动尔,从而对生命领悟和痛苦的解脱有益,那真真假假又何妨。虽然书生经历的是幻境中的悲欢离合,但他回到庙中那一句“为什么在一瞬间会有那么多的悲欢离合?”让他彻悟。幻境中的喜乐悲哀经历,一瞬间改变了他对刀客和书童的态度,当他把自己的斋饭分享给刀客,为书童分担肩上负重的时候,不动和尚在一旁颔首默许。这正表明了,一个证悟的智者,同时也具有了慈悲和平等心的品质。

 

我看《画壁》是部立意很好的影片,总能在不经意的时候,电影中某个细节浮现脑海又让我若有所悟。只可惜“言语道尽,心行处灭”,有些感悟真的是语言和文字都穷其究竟无法到达之地,唯有息下心细细去体会方能窥探一二。但正如那句“幻由人生”,或许以上写的文字又何尝不是我个人的心之一念呢!所以诸位看官看完笑笑就好,无需执实。

 

 

 

个人认为《聊斋志异.画壁》的原文也很精彩,推荐阅读。

 

《聊斋志异.画壁》原文

 

江西孟龙潭,与朱孝廉客都中,偶涉一兰若,殿宇禅舍,俱不甚弘敞。惟一老僧挂搭其中。见客入,肃衣出迎,导与随喜。殿中塑志公像,两壁图绘精妙,人物如生。东壁画散花天女,内一垂髫者,坫苑微笑,樱唇欲动,眼波将流。朱注目久,不觉神摇意夺,恍然凝想。身忽飘飘,如驾云雾,己到壁上。见殿阁重重,非复人世。一老僧说法座上,偏袒绕视者甚众,朱亦杂立其中。少间,似有人暗牵其裾。回顾,则垂髫儿,冁然竟去。履即从之。过曲拦,入一小舍,朱次且不敢前。女回首,举手中花,遥遥作招状,乃趋之。舍内寂无人。遽拥之,亦不甚拒,遂与狎好。既而闭户去,嘱勿咳,夜乃复至。如此二日。女伴觉之,共搜得生,戏谓女曰:“腹内小郎己许大,尚发蓬逢学处子耶?”共捧簪珥,促令上鬟。女含羞不语。一女曰:“妹妹姊姊,吾等勿久住,恐人不欢。”群笑而去。生视煗,髻云高簇,鬟凤低垂,比垂髫时尤艳绝也。四顾无人,渐入猥亵,兰麝熏心,乐方未艾。忽闻吉莫靴铿铿甚厉,缧锁锵然,旋有份嚣腾辨之声。女惊起,与生窃窥,则见一金甲使者,面黑如漆,绾锁挈槌,众女环绕之。使者曰:“全未?”答言:“己全。”使者曰:“如有藏匿下界人,即共出首,勿贻伊戚。”又同声言:“无。”使者反身鹗顾,似将搜匿。女大惧,面如死灰,张皇谓朱曰:“可急匿榻下!”乃启壁上小扇,猝遁去。朱伏,不敢少息。俄闻靴声至房内,复出。未几,烦喧渐远,心稍安;然户外辄有往来语论者。朱跼蹐既久,觉耳际蝉呜,目中火出,景状殆不可忍,惟静听以待女归,竟不复忆身之何自来也。

 

时孟龙潭在殿中,转瞬不见朱,疑以问僧。僧笑曰:“往听说法去矣。”问:“何处?”曰:“不远。”少时,以指弹壁呼曰:“朱檀越,何久游不归?”旋见壁间画有朱像,倾耳伫立,若有听察。僧又呼曰:“游侣久待矣!”遂飘忽自壁而下,灰心木立,目瞪足软。孟大骇,从容问之。盖方伏榻下,闻扣声如雷,故出房窥听也。共视拈花人,螺髻翘然,不复垂髫矣。朱惊拜老僧,而问其故。僧笑曰:“幻由人生,贫道何能解!”朱气结而不扬,孟心骇而无主。即起,历阶而出。

 

异史氏曰:“‘幻由人生’,此言类有道者。人有淫心,是生亵境;人有亵心,是生怖境。菩萨点化愚蒙,千幻并作,皆人心所自动耳。老婆心切,惜不闻其言下大悟,披发入山也。”

 

注:原文最后一段的异史氏就是蒲松龄的自称,这段话道出了蒲松龄的佛学造诣深厚。《成唯识论》卷二曰:“由自心执着,心似外境转,彼所见非有,是故说唯心。”即由于人的心识活动而产生相关的现实表现形式,有淫念就会产生淫境,继而就会产生恐惧的实在世界。这亦即佛教所谓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

 

《聊斋志异.画壁》原文最后一段白话大意是【蒲松龄解释:“幻由人生“,能说此话的老僧必是得道之者。人有淫心的时候,就会看到亵渎的场景,人有亵心的时候,就会看到恐怖的场景。菩萨点化愚昧众生说,千万种真假不实的幻境,其实都是人心有动所生出的境界。老僧人有慈悲仁爱之心,教人心切,只可惜众生不能一闻大悟入山修行。】

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行业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蒲松龄的《聊斋》系列主要是以佛教哲理作为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