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而最后谁会来给这次多米诺骨牌式抢劫收尾

严丝合缝的障眼法
    《黑骑士》开场真是精彩!——
    一个空中镜头,如幽灵般缓缓地“撞”向一幢大厦,“砰”!随着一张玻璃幕墙由内而外被打碎,一桩离奇的银行抢劫案由此开始。策划者“小丑”没露面,五个被他召集来的参与者兵分地空两路,他们先是议论着这个神秘的爱化妆的家伙,然后又在抢劫进展中枪杀同伙,A杀了B,C又杀了A,每个杀人者都以为自己是那只最后与“小丑”分享战果的黄雀。而最后谁会来给这次多米诺骨牌式抢劫收尾,相信你也已经猜出来了。
     这个早于电影上映前就已经曝光的开场,其实已经典型而集中浓缩了《黑骑士》的精彩——诡异紧张的气氛、一个又一个悬念接力般地跟进(这些人要干嘛?“小丑”是谁?谁会是最后赢家?“我杀了公车司机”意味着什么?)、突如其来的暴力(抢匪相互枪杀,那位端着霰弹枪半路杀出的银行经理和那辆公车的来临)、“小丑”其人、希斯·莱吉尔的演技(尤其请注意欣赏“no,no,no,我杀了公车司机”时的语调和上校车前那个滑空的踩踏动作)以及“小丑”缜密到匪夷所思的策划能力。不仅是这场抢劫,《黑骑士》亦是一次多米诺骨牌的倒塌,一切设计得环环相扣,充满了不容你细想的紧密剧情编排……
     不容我们细想?no,no,no,等等,有人问了,从打碎玻璃幕墙到“小丑”驾车离开银行,时间正好是5分钟,如果已有路人早于银行安保系统前报警,按照美国城市警察4分01秒的最快出警时间,警察不正好把“小丑”逮个正着吗?可是,那只是理论最佳时间,美国城市警察出警抵达现场时间一般在4到6分钟,也就是说,和“小丑”一样,诺兰兄弟对时间差的把握堪称严丝合缝。
    严丝合缝?no,no,no,等等,有人会说,诺兰在这里玩了一个障眼法,就是在银幕上省略了抢匪装钱的时间,而且那可是好大几堆钱!是啊,谁说不是呢?诺兰的障眼法玩的还不止这一处呢—— 参与刺杀市长的“小丑”虽然卸了哥特妆,但他那两道显眼的、来历不明的伤疤,难道就引不起警察的注意?可是,素颜“小丑”在银幕上出现的时间不过3秒钟,这么点时间,是让我们来不及细想那么多的。如果“小丑”假装被捕的唯一目的,是在警局抢出黑帮会计刘先生,那么他直接把人弹送到警局就可以了,又何必亲自跑一趟?当然,这也可以解释为他是个兴趣奇特、有被虐嗜好的变态,当然,我们也不禁想,他果真是将计就计吗?诺兰兄弟是不是把善恶双方的斗智编得太像行为艺术了呢?“小丑”化妆成护士效果很惊艳,但他歌剧般的烟熏盛妆一路上难道就没人注意吗?当然,当时医院很混乱,那么,他又何必化妆呢?戴个口罩就行了呗。
    和一部娱乐电影这么较劲,有点儿抬杠是不是?

基因互补的反恐寓言
    那个空中镜头可以说非常非常有意思。它虽然只持续了20秒钟,但一路急速推进,却令人逐渐焦虑不安。这种不安让你想起来了什么?感觉像是要跟着一头栽进大楼?还是9·11?
    虽然在整部电影里,我们只在开场时听到了一次“911”(指的还是报警电话),但从那个空中镜头开始(它不止出现了一次,而且每一次一般都意味着灾难发生),9·11的不散阴魂就一直笼罩着《黑骑士》。人们都说混血儿都更漂亮聪明健康,或是杂交品种生命力强悍,如论《黑骑士》的成功,以现实主义手法把漫画英雄与反恐包括犯罪电影类型进行基因互补的做法,实在是功不可没,它设身处地地抓住了观众的恐惧根源,而且玩弄得很漂亮很狡猾——这个空中镜头可谓近年好莱坞商业大片中设置最为巧妙的戏眼之一,它什么都没挑明,却以极其直观的画面在观众内心挑起某种恐怖回忆,某种对这部电影将要讲述内容的预感,但转瞬间,又用玻璃幕墙“由内而外”突然的破碎打断了这种思路。
    黑帮大会、蝙蝠侠摩托车和“小丑”的戏服,真的打断我们的猜疑了吗?高登警方对“小丑”的定位是“恐怖分子”,因此和他的较量,就成了一场反恐战争,哈维·登特在新闻发布会上就说:“我们应该对这种恐怖分子的要求屈服吗?……有一天,蝙蝠侠要为他违犯法律的行为负责。但他是对我们,而不是对这个疯子低头”。你觉得听着像是谁们的口气?
    难道只有“小丑”才算是恐怖分子吗?蝙蝠侠有两次从空中“由外而内”地“飞”进大楼,这个炫目的动作也非常非常地有意思,尤其是它填补了那个空中镜头未完成的部分——一个向大楼逼近的飞行物最终撞进了大楼。蝙蝠侠第二次钻进大楼是为了抓“小丑”,但之前发生在香港的一次,却构成了严重的犯罪。有人认为,蝙蝠侠的香港之行是不必要的戏份。no,no,no,它恰恰是《黑骑士》全片最富讽刺性的地方,无论编导对这场戏的原始意图是什么,它都摆脱不了其天然的讽刺性,即一个地方的反犯罪行动,恰恰会变成另一个地方的灾难与恐怖行径!开明的福克斯就是美国反恐战争两面性的最佳典型体现,他不仅为蝙蝠侠的香港之行献上了自己的最新发明,临别前还不忘为蝙蝠侠在他人之地的为非作歹前送上一句“good luck!”,但他却无法容忍蝙蝠侠利用同一工具监听高登市民的手机通话,因为这侵犯了他们的公民隐私权!
    相对于影片对“非常时期”权力运作的讨论(放弃民主,采取专政),在后9·11时代第一次在电影中反映某种“强大的全民监视系统”,蝙蝠侠的香港之行和福克斯截然相反的态度,却是《黑骑士》最值得回味的地方。

男追女,狗追车,善追恶
    男追女,狗追车,善追恶。这句能够概括《黑骑士》的话虽粗,但理一点儿也不粗。
    追,动词,词义上重在“杀”,但在《黑骑士》里,蝙蝠侠想的不是杀瑞秋,也不会杀“小丑”(因为英雄有道德规范),形容自己“就像追着车跑的狗”的“小丑”也说“我都不知道万一真追上一辆了又要怎么办”。《黑骑士》的追,是一种狂热的状态,“男追女,狗追车,善追恶”正常的书面表达方式是,蝙蝠侠和哈维·登特陷于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狂热,“小丑”陷于制造混乱的狂热,而他的出现,又令蝙蝠侠和哈维·登特陷入了锄奸除恶的狂热之中,正是两种狂热的相互挤压,造成了蝙蝠侠、登特和瑞秋最终的悲剧。《黑骑士》的感人之处,就在于观众目睹了这出悲剧的诞生过程。
    在这三股狂热中,因为剧本(《黑骑士》的缺点也正是过于紧密有效,对人物感情的设计虽如同齿轮咬合一样精密,但不够动人)和演员的原因(正如任达华等未能胜任杜琪峰在《文雀》里力图达到的情调,阿伦·艾克哈特和麦琪·吉伦哈尔也无法令人感到心痛),我们感受冲击力最深的是“小丑”的恶之狂热,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最令人胆寒的时候,是被蝙蝠侠从楼上踢下坠落时,竟然发出了笑声)拥有的超级智商和无法无天的反社会思维,散发着魅力和时不时的名言警句,如果没有那个理念很科幻的“监视系统”和最后的人心向善,蝙蝠侠根本就玩不过他。在年轻人看来,“小丑”真的很酷,这也是为什么他收的小弟都是半大小子,而在电影院里,他也比蝙蝠侠更能让现实中的半大小子们陷于狂热。

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行业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而最后谁会来给这次多米诺骨牌式抢劫收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