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50年代初Bixby接手主编以后把杂志从季刊变成双月

马上想到Richard Linklater三部曲,只不过Before Sunrise Trilogy讲生活,被标上了爱情片和故事片的标签,The Man from Earth则被贴了科幻的标签。
Schenkman只有一部广受好评的作品,从观众到批评家,导演水平对这种围炉夜话可以暂且不论。看一眼编剧Jerome Bixby可是最早Star Trek的创作班底之一。看见Bixby在科幻领域呼风唤雨,50年代初接手Planet Stories却偏赶在新浪潮以前。Planet Stories本来是写多宇宙故事的老牌科幻刊物,是Hugo带起科幻浪潮以后Fiction House做的杂志线,50年代初Bixby接手主编以后把杂志从季刊变成双月刊,可是时代不好两年以后主编之位两度易手,传统科幻作家薪资杯水车薪,Planet Stories被换回季刊以后没多久就在1955年闭刊了。
Bixby应该是那种特别怀旧的人吧,科幻潮是跟着爱因斯坦,Boris和Schrödinger的相对论还有不确定理论推行起来了,而量子物理那时候更多的是停留在哲学思考上,有趣的是猜测,是可能性,是我们都不确定却愿意相信的推断,没有人有实验的证明,一切都停留在最感性的对理性的信仰上。Bixby60年代给在新浪潮开始以后给Star Trek第三季写过一个故事Requiem for Methuselah,故事里出现过一个活了3000年的人,他对Kirk坦白自己和达芬奇,所罗门,亚历山大,还有Methuselah(诺亚的教父)生活在同一时期。
想想Bixby在60年代初开始写The Man from Earth,到了1998年才在他的病榻上完成了这部作品,其实60年代末写给Star Trek的故事已经是在新浪潮无法抗争的硬科幻时代做出的一点对历史和哲学的提点吧,也给这个Bixby放在心里一生的故事在当时开了一个小小的出口。
John在这个故事里是山顶洞人,受教于佛祖,传佛法至西方,是《圣经》里的神和父,是哈佛大学的教授,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医生的生父,他是很多人,他还是他自己。
外面很冷,他请你进门,无论你是什么人。他用自己的知识去医救,却无法在水面上漂浮,无法让死人复活。他爱过很多人,到最后他爱着所有人。
意料之外的故事,情理之中的人情。如果是说的假话,因何旁人都动容,他却岿然?
换个角度来问也可以,如果请你直起身子,走上神坛,或者请你对崇拜者还有信徒(也许是学生,也许是孩子)讲述你如何走到今天,如何拥有此时,你会如何讲述?
最后你会加一句:有一天,如果你愿意,就可以成为我。这种话的可信度只在于创造了一种可能性,可是我们全都明白,没有人能成为任何人。
非常喜欢Bixby这种祛魅的办法,透着一种异想天开的聪明,秉承了爱因斯坦那个时代的时代精神(Zeitgeist)。无法被证明却那么合情合理,让人愿去相信有一天能找到证明,即便我们可能都看不到那一天,即便这个假设可能永远无法被证明。人都想生命被无限地延长,即便做不到,也还是要选择至少让意愿的内容延伸到很远很远,现在看起来无法企及的地方。
半个世纪以后,相对论还是流行,LIGO Virgo也从实验上把哲学思考变为某种事实。The Man from Earth出现在一个好时代,这个时代还为爱因斯坦的灯塔的灯光着迷,这个时代也在它选择探索的方向走的更远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栗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行业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50年代初Bixby接手主编以后把杂志从季刊变成双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