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至于他们在荧幕前曾留下的温柔和暗流涌动

——人间有真情,同性之间为啥没真爱?
文/是唯伊不是唯一
任何不以传宗接代为目的同性恋爱都是耍流氓?
放屁!
一切动机都始于无意中看到《牡丹亭外》的MV,不可避免地萌上狄姜这对男男CP。但是想到狄龙和姜大卫如今俱已老去,恐怕早已鲜有人知。况且对他们自己来说,能够低调平淡的生活已是幸福,所以倒不忍去深扒他们的经历和过往。至于他们在荧幕前曾留下的温柔和暗流涌动,能够get到的人都是幸运的。

但是同性之间,那份“能成为密友大概都带着爱”的感情实在是一口怎么挖也挖不完的深井冰,让人若喜若悲,欲罢不能。而说起同性恋爱在电影中的演绎,有的快意无肆,有的却小心翼翼,又都带着一份乌托邦式的理想和虚幻。正像《霸王别姬》、《春光乍泄》、《蓝宇》、《喜宴》……都是这样能够让人不由自主为别人的生活流下眼泪的优秀男同电影。

纵然异性恋作为一种社会规范和人类传承的需要,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但是有些时候,当人走到一个边缘,他会发现那里正是他本来的位置。他习惯于这样的位置,在这样的位置上,他才是他自己,他才能够做自己。
一如《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从戏台上到台下,他扭着旦角身段,说起话来娇滴滴,笑起来酸溜溜,举手投足都是风姿绰约。虽然对程蝶衣来说,这是暴力压迫下被迫的女性身份认同,但是在性向迷途的寻路过程中,他却走得决绝而坚定。

世俗的目光下,他们常常被看成是违背了道德伦理,欲望泛滥的变态。但在大众无动于衷或鄙视不屑之外,他们总会找到懂他们的人,得到那些人的厚爱。
无论是《霸王别姬》中袁四爷对程蝶衣的欣赏,《蓝宇》中陈捍东遇见了蓝宇,还是《春光乍泄》中黎耀辉和何宝荣的结合,他们那些不轻易为人所知的感情,在对方那里,总是充满了意义。
而伴随着观念的开放和社会的发展,我也总是愿意相信,带着这份厚爱和理解的群体,会越来越成为普遍的吧!

当下,是人人都乐意把“诗和远方”当做钥匙扣一样拴在裤腰带上的一个时代。但事实上,我们正处于一个物欲横流,“失去远方”的艰难处境中。个体生命价值与时代呈现出一种紧绷的关系,思想的交锋和网络传播的失控性让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瓦斯味,一个敏感词就能够擦枪走火,引发一场爆炸。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身为同性恋的“浪漫骑士”们,他们的敏锐与深情往往会成为一把自我伤残的刀子。
他们甘愿选取某种甘居边缘的态度,以放纵与狂欢的姿态挑战或者说戏弄世俗权威。那些试图不加隐蔽的欲望张扬和迫于社会压力不得不隐蔽的痛苦,使得有效的沟通难以展开,反而火药味浓重。
这种状况在中国第一部男同性恋电影《孽子》中就得到了突出体现。影片中同性恋者李青和父亲的冲突,纵然父亲态度强硬,声色俱厉想要把弯了的儿子掰直,但李青还是情不自禁地与神秘男人投入生死纠缠的情爱中去。

而当同性恋者的身份,婚姻,现实以及与当代生活的关系暴露于异性恋的霸权之下时,不免引起同性恋者们或是激进或是隐晦的反抗。
前者如《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对于“差一年、一个月、一天,都不算一辈子”的歇斯底里和执着,后者如《喜宴》中高伟同为了应付父母的假结婚,都是典型。
而《春光乍泄》中,何宝荣迷恋灯红酒绿,烟雾缭绕中的放纵,未尝不是一种处于社会边缘处的狂欢。这也正是当代高举性向解放大旗但又内心彷徨无措的人最具症候状的状态。

虽然说,在社会这间屋子里,愤怒的人只有建议掀开屋顶才能迫使大多数人同意打开窗户,所以同性恋者的抗争情有可原。但在争战的硝烟弥漫中,原本应该持严肃尊重态度的性向选择,也变得有些戏谑、滑稽,仿如一场闹剧。
不过,这种碰撞并非只是无意义的撕逼大战。口水战背后带给人们的思考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
经典如《霸王别姬》,其中所蕴含的伦理和精神价值,是超越性向尺度的关怀。而其依托于民国历史和文革现实的创作更是展现了广阔的文化背景。

影片无论从画面摄影还是语言情节上,都如同一块质地精良,上手沉甸甸的呢绒布料,充满质感。电影中那些带有哲理意味的念白,令“不疯魔,不成活”的人生如同一场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大戏,是如刀锋般深入、到达、抵及灵魂的生命体验。

影片开头那灰蒙蒙的天和黑白两色的调色,从一开始就奠定了沉重、隐痛的基调,昭示着后来蝶衣纵使锦绣花裙、鸾带绣履,但这些花团锦簇都不是他的。
程蝶衣重情重义,勇敢坚持,但为了师哥段小楼,却也能委曲求全,妥协让步。他的爱的朴拙、笨重,而又单纯、无望。
这和许多同性恋者的悲剧似乎一样,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却总是被伤害。明知过程艰难,但求结果圆满,却总不能得偿所愿。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张国荣在《霸王别姬》中一片情深无处诉的憋屈,在《春光乍泄》中获得了“花外春来路,芳草不曾遮”般酣畅淋漓的释放。
活出了“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大呲花”的境界。

杜可风关于《春光乍泄》的拍摄手记中,有一段记述很有意思:
“我们看着所有出来的毛片。‘怕是不够GAY啊!’家卫担心。
‘这是一个关于同性和作伴的故事,’我解释:‘不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性故事。’
‘可这样也太精致了。’
‘我就是想要这样的鲜艳。如果你坚持,我可以在最后洗印片子的时候弄得粗糙一点。’
但,很快,我也后怕起来。”
正如杜可风自己所说:“电影结构如同肥人双脚,总会带人到要他去的地方。但要忙完一切才能见到。”而《春光乍泄》电影的意义,也本不该桎梏于爱情故事之前那个“同性”的定语。
因为只有人们见识到肉欲和激情燃烧时的火光,才会在爱已成灰时心有戚戚。
所以,肉搏战很重要。

史航曾用一句诗恰到好处地概括《春光乍泄》的感情——“欲就麻姑买沧海,一杯春露冷如冰。”
原来,即使是见识过沧海桑田的麻姑也留不住时光。沧海买不回,毕竟东流去。只来得及舀一杯浅浅的春露,盈盈一握,只觉时间无情,冰冷得让人绝望。
正如黎耀辉最后终于找到了他和何宝荣一直向往的那个伊瓦苏瀑布,却发现爱早已无处可寻。面对瀑布的袭来,他孤独,无助,却无可奈何。
而何宝荣呢?
对方不想说话并朝你扔过来一盏走马灯。

黎耀辉是这样交代的:“有一天何宝荣买了一盏走马灯,我觉得好靓。我想知道灯罩上的瀑布在哪里,问了好多人才知道是伊瓦苏。”
这盏灯是黎耀辉和何宝荣旅程的缘起,自然也象征了他们的感情纠缠。黎耀辉最后斩断纠葛离开,可怜何宝荣去而复返,租回黎耀辉的房间,痴痴地盯着那盏走马灯灯壁上变幻的光影,一个人幻想着“从头来过”的游戏。

好难过哦,可是还要保持围笑。

所以你看,同性恋者之间的恋情也不是为世俗大众所不齿的肮脏不堪,阴暗卑劣吧!这些曾被否定、贬损的同性恋者们,他们想要的,也不过是和异性恋者一样,忠诚的伴侣关系,恋爱时的陪伴宠溺,还有陪伴的安全感和亲密。也许何宝荣索求的方式有些任性、幼稚、甚至不够温柔,但是,他还只是个孩子啊!!再说,哥哥美颜盛世一场,你们就忍了好吗?

而在同性恋之间的相处模式中,两个男人也会分别扮演起攻受的角色,如同异性恋模式中的大男人和小女人。
你会发现,其实面对爱情,我们都一样。
好像《蓝宇》中的人设:“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总攻陈捍东,搭配“温柔人妻小白羊”的弱受蓝宇。

陈捍东重情重义、风流倜傥、率性幽默,在商场上是小有成就的高干子弟,台球桌上风度翩翩,风月场上如鱼得水。与蓝宇的第一次见面,就用一千块钱买下了这个穷大学生的初夜。
而蓝宇呢,腼腆质朴,简单执着,在蓝宇的纯粹深情中,抱着“大家只是出来玩玩儿”态度的陈捍东节节败退。嘴上骂骂咧咧抱怨着蓝宇:“你TM真没意思”,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更爱他一些。
好一出口嫌体正直啊!

最后当历经十年的情感挣扎,陈捍东终于决定和蓝宇共度一生时,却不幸痛失所爱。停尸间里,捍东哭得撕心裂肺。
可见,一切爱情不是幸福的索引,便是悲剧的伴唱。
但是瞅瞅这套路,好像和人间自是有情痴的痴男怨女们也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啊,别光说此情不关风与月,就算是男与女,攻与受,上与下,前与后,也都是不相关的。
只要有情,那就是饮水饱。而我,只想和你在青草盛开,处处芬芳的麦浪里翻滚,连同草地,直到天涯。
好了好了都让开,我要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了。

我们都明白,一部电影终究只是一部电影,即使在情节和情结上寄托了人对于改变现状,改变社会的期望。但是片尾字幕一出,很多人还是拍拍屁股起身,过起自己的人生来。
而我所想的,是看过这些电影的你们,能够给那些纵使“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的人一些宽容和理解。让他们也可以和普通人一样,喜欢自己真正喜欢的人,过自己想要的人生。让他们即使算卸下铠甲,放下这点英勇,也能带着温柔,和世界相爱。
毕竟,热烈响应过气网红的号召,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王阿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至于他们在荧幕前曾留下的温柔和暗流涌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