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是强权政治下中国人的个体消亡

如果要拍一部老北平的电影,胡同、四合院、大宅门、茶馆、天桥等等,很多人都能拍出感觉来,,但只有姜文才会选择屋顶这个角度,因为他是姜文,就算是错也错的不一样。

他就像一个蹲在屋顶上的孩子,看满街残砖断瓦,想着诸多的心事,关于自我个体,也关于国家民族。

一步之间隔着阶层,《一步之遥》讲的是斯德哥尔摩氏症,是强权政治下中国人的个体消亡,而《邪不压正》讲的是自我意识的苏醒是个体精神的建立,这是我的个人观点,是不是也有点扯淡?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个复仇的故事。

中国电影人有个偏好,用局部阐述整体,且经常用第一场戏来点明主题指明方向阐述整体(有点水平的国产文艺片都这样弄,不累述)。

假如这个电影只是写实的复仇的过程,那么第一场李天然躲子弹和火中求生就是大八哥了,一个人中枪倒地被泼油点火,不死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立即跑开灭火,但会被打成马蜂窝,而如果等人走了再灭火,就会被烧成木乃伊。

所以,这个电影还是有意指的。

朱潜龙伙同日本人来杀师父,披火求生的李天然扑到了美国人的车前,这些设计都不是偶然的,在强敌入侵之时,中国人能否浴火重生,是自我涅槃还是等待戈多?这是电影第一场抛出的思想悬念,是整部电影需要回答的问题。

有人用存在主义或者别的主义解读这个电影,有点扯了,那不属于他的知识结构,但如果认为姜文只是讲了个复仇的故事,也有点小看人了,姜文更感兴趣的还是中国近代史。

还是分析第一场戏,这一场猜透了,电影就迎刃而解了。

朱潜龙伙同根本一狼来杀师父,路上就已经在进行中日文化的比较了,否则关于刀剑什么的都是废话。师傅面对危险是非惊醒的,没伸手就被毙了,是旧时代传统的中国人麻木而陈旧,和上一代人一样,他给小徒弟李天然安排大五岁的师姐做老婆,是指一代一代的中国男人性格羸弱,都是妈宝男患有无法断奶的巨婴症。能躲子弹,火烧不死,指一部分中国人像义和团白莲教像那只吃了肉包子的狗,缺乏认知,自我麻醉。扑到美国人车前,是指死到临头时向外人求救。这样的民族能凤凰涅槃火中重生吗?

电影第一场的设计,表面叙事上交代了李天然的前仇,实际意义上概述国家民族的状况,内忧外患,个体羸弱,国家茫然,人民盲然。

曾经澄澈巧思的中国人,经过秦朝的思想禁锢元朝的精神摧毁清朝的道德蹂躏后,到了民国初期,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变,敌人是最强大的,外界是最多元的,诱惑是最花样的,而自己呢,国家是最碎片的,人是最奴性的,行为准则是最崩塌的,心灵是最迷乱的,选择是最艰难的,个体是最消亡的。

电影是在这种背景下展开的。

那时候的北平城,每个大宅子里都在密谋着团体的出路,每个小屋檐下都在进行自我的挣扎,虽然还没开打,但其实已经是满街的残砖断瓦埋着满地的精神碎片了。

在比利时人开的酒吧里,德国人在维护着男人不能打女人的行为规矩。

在学堂,日本给中国人上课讲中国古典文学。

在郊区,美国人的一本护照影响了日本的军事行动。

北平城的中国人在哪里?

在市场上,依照日本的规矩,用猪尿泡做招牌,中国胖人穿日本相扑装光腚卖猪肉。

在烟馆中,中国瘦人一边扎大烟,一边喊着学习日本文化。

在房间里,以蓝青峰为代表的聪明的中国男人们在精心谋划着对策:围魏救赵、暗度陈仓、借刀杀人、趁火打劫、浑水摸鱼、笑里藏刀、顺手牵羊、调虎离山、李代桃僵、指桑骂槐、隔岸观火、假痴不癫、欲擒故纵、远交近攻、上屋抽梯、偷梁换柱、无中生有、美人计苦肉计、借尸还魂、声东击西等等,我们发现集战争智慧为大成的三十六计中,几乎都是玩心计的,很少有拔刀就砍、迎头痛击之类的,而三十六计中最高级的竟然是走为上,其实就是逃避。

这是中国人的智慧,也是中国人阴柔迂回善软的性格,面对敌人时,总想弄巧,总是回避矛盾,躲在屋檐下审时度势在你和他之间周旋,总试图利用别人去达到目的,那么中国人的“我”去哪里了?

我在哪?

屋檐之下都是碎片,都是他人,只有在形而上的屋顶上,才能去审视自我,我是谁,我应该干什么?!

电影中的暗号:问,您还等什么呢?答,这就是生活。

潜台词翻译过来就是,大敌当前了快干啊!生活就是这样,我们忍着吧。回答的很消极认命,缺少血性没有拔刀亮剑的精神。这就是当时中国人的精神写照。

屋顶上的李天然找到自我了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李天然从小跟着第一个爹,十五岁刚好到了舞象之年,本是一个男人精神独立时,却被这个爹给安排个大五岁的师姐,其实就是又给他找了个妈,总之精神的奶瓶始终挂脖子上。

代表传统旧文化的第一个爹死后,又认了代表最先进文化的新二爹——美国。

十五年后,正好到了而立之年的三十岁的李天然英俊潇洒满身肌肉,在旧金山大桥的宏大背景下奔跑,好厉害啊我的哥,应该是铁金刚了吧?其实不然,内心深处的他依然是个挂着奶瓶的孩子。二爹被蓝青峰干死了,很快又认了蓝为三爹,总之,他的性格缺陷不是别的,就是缺爹,自己没有主见,一切都听爹的,是想报仇,但潜意识中是犹豫退缩的。他每天陷在屋檐下阴暗潮湿的算计中,学了三爹计谋学,用在女人屁股上盖章来挑拨离间,其实就是不敢直面现实,是逃避的态度。三十岁的大男人,爱上个女人关巧红,是因为她象自己的师姐,作为一个孩子,有爹不够,还得有妈啊,严父太累人,还得找慈母疼我啊!

但巧红这个小妈可不是慈母,她没有奶瓶,而是拿鞭子抽他。妈不像爹那样搞各种阴谋诡计,而是直接对着他开枪,直接让他去杀人防火,直接让他去面对血淋淋的人生,其实,就是让他直接面对自己,面对自己内心的茫然软弱恐惧,直接促进他精神的成长。

这就是两个人总是在屋顶上相遇的原因,是李天然光腚奔跑的原因。

屋檐下的北平是现实世界,是复杂的逼迫的阴暗的无奈的被动的可怕的他人的世界。

屋檐上的北平是精神的世界,是阳光的奔放的自由的主动的主观的,是自我的世界。

李天然每天在屋顶上晾晒自己的精神世界,由一个阴暗潮湿的妈宝男成长为一个体面的男人,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不管有没有帮手,他都能够面对自我了,所以他要空手对根本的军刀还先让对方三招,所以,他不再像三爹那样取巧了,而是一定要以一对二硬刚,他也不叫人帮忙了,而是独闯虎穴单挑朱潜龙和根本一狼,因为当时就是这两个人当着自己面杀了师父全家,证明了自己的软弱,所以,只有这个形式才能让自己直面内心的软弱,才能真正战胜自己,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他不用在找爹了,他自己也能当爹了,就像三爹说的,你也可以有自己的儿子了。

所以,李天然的复仇行动就是国家民族的寓言,回答了第一场戏提出的问题:生死存亡之际,是自我涅槃还是等待戈多?答:不管敌人多么强大,一个国家民族,不能依靠外援,首先看你自己是否坚定勇敢!蓝青峰之类的计谋都是战术层面的幻影,弄巧随时会成拙,人类真正的力量是你自己的内心!

所以,姜文的电影从来都没有把日本人弄的多么强大,《鬼子来了》日本驴也被中国驴给骑了,褪去军国主义外衣的一群日本兵洗澡的时候也被姜文一把菜刀追的光腚跑。根本一狼,日本根本上就是一匹狼,凶残狡猾,但也仅仅是一匹狼而已,你自己是头雄狮,它早怂了!所以,根本一狼被李天然打傻了坐在椅子上只记得叫增援的横岗的名字,因为他内心恐惧,总想着叫增援。

所以,强大到一本护照都能挡住坦克的美国人是靠不住的,人家讲的是利益,开端救李天然的还是中国人自己。美国医生救不了中国这个病人,肾都割错了。

所以,老奸巨猾计谋百出实力强大的蓝青峰败了,败得很惨,牙都被拔光了,没有血性的聪明人,就是一匹被拔了牙的老狗而已,只有敢于面对自己的李天然浴火重生了。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敢于面对自己,是否能不断地健全人格,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这才是关键。

什么是邪不压正?连朱潜龙都可以喊邪不压正!

什么思想、主义,道德、宗教、传统、开放、民主、法制、自由、平等,所有屋檐下面算计出来的东西都必须经过健全的人格才能成为正道,只有个体的确立才是正的保障,否则,都可能走上斜路。

所以,中国思想性文艺片根本上讲的都是个体的消亡,因为这是中国所有问题的根本问题,扯的有点远了。

蓝青峰和朱潜龙为什么笑话蒋介石写日记呢,写日记的人为什么当不了领袖呢?写日记不就是在记录自我寻找自我刨析自我?他们觉得领袖做的事情与自我无关,就是玩别人,就是下棋把人当棋子。蓝青峰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和李天然的传统守旧规矩的一爹师傅相反,蓝青峰表现出中国人劣根性的另一个极端,打破一切规矩,无视所有行为准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利用李天然利用朱潜龙利用亨德利甚至利用根本一狼,都是在巧妙规划利用别人,从来没有哪一次能豁出去跟强敌面对面大战一场,为了目的,他又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别人,从来不考虑别人的生死爱恨,根源在于他没有尊重自我,他算计死了两个儿子,现在他弄巧成拙了,他被拔光所有牙齿走投无路了,第三个儿子又要为他的计谋所牺牲了,在李天然爸爸爸爸的叫声中,他哭了,他的内心愿望苏醒,他的血性自我回归,他让李天然下车,自己和朱潜龙不躲不闪地干了起来,为什么明明能躲闪而不躲不闪呢?就是要抛开那些弯弯绕,直面自我,当一回男人!这个人物至此完成了关照自我的内心转变。

一个自我健全有人格定力的人,既不会死守规矩,也不会无视准则,他既不会死板听别人的教条,也不会不择手段为自己的目的,因为他有自我的控制力,内心中有一杆秤,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

而个体精神的消亡就意味着没有了自我,全靠外界的约束,这就是现在我们所有的政策全部失效的原因,一抓就死一放就乱,非左即右,执行者没有内心的准则,任何外界的规定都是白扯。

又扯远了。总之吧,李天然的这两个国产爹的人设都是在探讨民族性格,都有“自我”的问题。

朱潜龙为了个人野心杀了师傅,还嫁祸逃走的师弟李天然,让他的雕像跪在师傅的雕像前,为什么这样做呢?一方面情节上他要把自己打扮成英雄,另一方面是为了“自我内心”的主题表达,开始这个雕像是欺骗民心,到了最后连他自己都相信了,生死搏斗的时候,他说师傅是李天然杀的。邪于正善与恶,有时需要自我内心的按钮来调节转换。

许晴也是个自我纠结的女人,她是剑桥高材生有着新文明的观念,却又有着当正宫娘娘的旧念头;诱惑李天然时,明明脱下的是中式丝绸内裤,她却记得那天穿的是西装;她享受被男人征服的嫔妃快感,又有征服男人的女王欲望;发生在她与李天然身上的盖章与被盖章现象,是一个妇人依照传统观念跟随旧官人还是遵从自我内心追求新爱情,是一个国民追随旧帝制还是追随新革命,这是她自我意识的双重摇摆,也是那个时代的民众即找不到归宿又看不到未来的诸多茫然。一个不断摇摆的人,摔死在日本兵的头上完成了自我定位,虽然糊涂,但我还是中国人。

而关巧红就比许晴进了一步,她知道应该干什么,她放开小脚追求新生活,她不单是个守候仇人要为父亲报仇的烈女,她还有自己的秘密组织,她每天在屋顶上能看到别人的问题,认为蓝青峰胆小,激励李天然积极行动打日本人,也能反省自我的内心问题——善软。在那个年代,善软也是民族的一个性格缺陷。最后她忍痛离开李天然,是要完成自我救赎,在意义上也是对民族的警醒,不能安逸单纯幼稚。作为一个醒世恒言类的电影,是不能让这二人在一起的。

当妈宝男李天然成为锄奸英雄李天然时,他站在北平的屋顶上一声声地呼唤巧红巧红,是男人对爱人的不舍,或许还有孩子对母亲的留恋?其实这是对一个民族的拷问,当面临灭顶之灾时,是幼稚善软、摇摆不定、投机取巧、内斗变节、等待戈多,还是消除沉疴、健全自我、直面鲜血、自强自立,浴火重生?!

上面是我个人对这个电影的理解,不一定合适,因为水平有限,也因为电影的节奏太快了,我的眼睛都跟不上,没等看清字幕呢就切了,姜文亲自操刀,哥们,你赛跑呢?作为一个复仇的故事,和他别的电影相比,挺情节化的,够悬疑也够刺激,喜欢这个调调的可以去过眼瘾了。

但我要是就想看个复仇的故事,满大街都是,我为什么要看姜文呢?比他畅快淋漓的不多了吗?

姜文说了,电影不是吃葡萄而是把葡萄酿成红酒再喝下去,说得对,但红酒讲究的是和谐,酸涩甜等味道的平衡,而姜文不按常法酿酒,某一种味道过重,掩盖了别的味道,这就是他后面几个电影的问题。电影无非就是叙事、抒情、达意的平衡,姜文表意过强摧毁了事情,在他的电影中看不到常规的流畅的故事,也很少为之感性动容,但这就是姜文,叙事?那是哄小孩的,抒情?是哄女人的,表意才能产生思辨快感,才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喜欢这口,就喝,不喜欢就不喝!OK,我要的就是姜文的这个态度!

我个人对他的口味谈不上好恶,我买票进影院干嘛呢?就是要看他的装逼范!

全国就一个姜文,好几年就拍一个电影,成天吃肯德基沙县小吃,胡同里出现一个怪味卤煮,就应该来尝尝。

但我这次有点失望了,因为他装的不够了,不那么严谨了,和前两个相比有松懈的地方。某一句台词,某一个场景一个动作,甚至包括影评人这个人物,我没看出他在叙事和表意上的功能(也许是我眼花缭乱疏忽了,没看出逻辑来)。

不能认为我要求太高了。

一桌人吃饭,某人吃了半碗臭豆腐,没问题,但一个装逼犯要是敢偷吃一口臭豆腐,立即就倒架了。哥们,咱要装逼,就装到底,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表意的,要不就放下架子好好说话拍个复仇的故事;要么给我思辨的快感,要么给我感官的快感;要么让人瞪眼看不懂,要么让人闭眼想的到,千万别处于半梦半醒半睁半闭之间。哥们,咱可是装逼范啊,可不能松劲啊,松一点都让人笑话,革命尚未成功,装逼仍需努力啊!

这个电影的核心逻辑和屋顶的角度我都很喜欢,新鲜感和亲切感比一步之遥好,假如用非姜文的方式拍,我可能更沉浸。有点可惜了。

这个电影我给分7.0——7.5之间吧,因为有期待所以有些失望,同时还看了药神,分数也在此区间,因为没期望,所以也没失望。

姜文的电影不怕剧透,推荐去看看吧。

(完)

QC��.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老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强权政治下中国人的个体消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