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暗示了黎耀辉和何宝荣之间的牵扯

    世界上最宽的瀑布伊瓜苏在屏幕上奔涌。万丈的流水如玉,氤氲的水汽仿佛铺面的湿润,悠扬的西班牙民乐cucurrucucu paloma顺着听觉神经往身体里某个黑洞一直探进。

  色彩的转换。黑白亦或是馥郁浓丽。衬着的是何宝荣嘴角隐约笑意的面庞和黎耀辉眼神深邃的容颜。

  电影一开头就是迅速的和与分。前一个镜头触摸、爱抚、亲吻如饿坏了的小兽一般,后一个镜头何宝荣推开车门下了车,双手插在裤子口袋,头也不回地走掉。暗示了黎耀辉和何宝荣之间的牵扯,分分合合。也分支出了两条分明的主线。

  两个不一样的爱人,两种不一样的生活。

  探戈酒吧里由手风琴和大提琴弹奏的阿根廷舞曲,探戈的回旋、摇转、摆头,人群、酒杯、和何宝荣掩盖在喧闹中与鬼佬的接吻。而仅仅玻璃橱窗一隔,酒吧外面,旷寂的马路旁,穿着黑色风衣的黎耀辉,拿着酒瓶,靠着墙,饮着苦涩。

  黎耀辉说:初到阿根廷,我以为这国家好大,再碰见何宝荣,我没想过要跟他从头开始,我只想返回香港…

  对于之后何宝荣的接近,黎耀辉也都尽力远离。

  他在烟雾中对何宝荣说: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他离去,身后的何宝荣愣住了。以后、下起了大雨。

  然而。黎耀辉开门看见被打得血痕累累、遍体鳞伤的何宝荣,何宝荣倚着门边,似乎脸上还有满不在乎的笑意。他晃晃悠悠上前一步,展开手抱住黎耀辉,在黎耀辉的肩上,才皱起了眉,又像伤口疼痛,又像心里难过。而黎耀辉表情凝重,抱住了何宝荣。这个拥抱,让我看了很难受。

  在医院,何宝荣说:黎耀辉,让我们重头来过。

  听了以后,黎耀辉颓坐在何宝荣旁边。这句、他挣脱不掉的咒语。

  无疑、黎耀辉和何宝荣是相爱的。

  记得乘TAXI时,何宝荣偏头靠在黎耀辉的肩伤。

  记得黎耀辉替睡着了的何宝荣盖紧被子。

  记得何宝荣静静地看着睡着了的黎耀辉。

  记得何宝荣被床上的跳蚤咬了,黎耀辉替他在床上喷药,何宝荣看
着电视,漫不经心地说:“你自己睡的那边,也喷一喷啦。”

  记得半夜何宝荣没有烟抽了,黎耀辉便到街上替他买烟。

  记得何宝荣耍赖要和黎耀辉一起睡觉。

  记得黎耀辉发了烧,何宝荣叫黎耀辉做饭,黎耀辉气得戳着何宝荣说:“你是不是人啊?!你叫病人给你煮饭吃!”但还是裹着大被子一脸郁闷地去厨房给何宝荣做饭。何宝荣被黎耀辉宠坏了。黎耀辉也愿意把何宝荣宠坏。

  记得黎耀辉练会了何宝荣教他的探戈,在厨房,两个人和跳一支探
戈,开心地环着相互的肩膀,转圈、旋步跳着跳着缠绵起来。

  Happy together 。

  黎耀辉是理智的。

  他爱何宝荣,所以无法抵抗那句像咒语一样的“不如我们重新来过”。但是每每分开以后他都理智地告诉自己,不要再和何宝荣重头来过了,努力赚钱回香港,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像过去一样主宰自己的生活。他知道要结束,他试图并且努力离开何宝荣。
  
  而真正放不下的人,是何宝荣。

  何宝荣像一个贪玩不懂事的小孩子,认定了黎耀辉是自己的,于是反而不紧不慢,招蜂引蝶,招摇过市。因为相信,尽管回家晚了还是有家回,黎耀辉就是自己的家。黎耀辉一定会一直等着自己。所以尽管他的男朋友到处都是,可是那些说分就可以头也不回地分掉,他真正戒不掉的人是黎耀辉,三番五次最终都得回来,像一个不得不回家的小孩子,站在门口,巴望着你,说:“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你怎么忍心拒绝。

  最后一次分开是因为何宝荣是一个那么害怕寂寞的人,本性的不羁让他不愿意被关在闷在房间里,好了伤以后没有理由束缚他出门阻碍他交朋友,同时因为他误以为黎耀辉和同事小张之间有关系,于是便出门去。

  黎耀辉回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脸上是落寞难过,他趴在桌子上看何宝荣买的灯,等着何宝荣回来。何宝荣出门的理由是买烟,黎耀辉知道是借口,他不知道如何让何宝荣呆在房间留在他身边,于是他买了很多很多的烟回来放在架子上,却正是这个举动激怒了何宝荣。

  伤害一旦开始,便不能停止。

  何宝荣依旧我行我素,黎耀辉也不急着回家了,干脆和同事踢球或打麻将打发时间。双方都背负着伤害与被伤害,谁也不肯妥协,扯断了彼此间最后一根神经,终于分开了。

  可是这一次分开却不像往昔,再也待不到何宝荣回到黎耀辉身边了。黎耀辉决绝地走了。换了住的地方,换了工作,努力攒钱回香港。

  何宝荣回到没有黎耀辉的家中,像一个做错了事讨求原谅的小孩,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买了好多烟摆在架子上,意思是黎耀辉我答应乖乖呆在家里不往外跑了,坐在门口等黎耀辉回来。在他们的灯上瀑布下刻上他们两人的影子,当他终于明白黎耀辉不会回来了。抱着被子哭了出来。

  在这个他们曾经住过的房子中他无家可归了。

  黎耀辉真的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我相信那刻何宝荣定是痛得如刀绞一般。

  可是总要有个人教他长大。总要在失去最爱以后,才真正懂得珍惜、懂得爱。

  黎耀辉,何宝荣真的爱你,真的不想失去你。

  
  伊瓜苏依旧日夜不停地汹涌,看风景的人,却只剩下一个。小张也到达了世界尽头的灯塔。留下了黎耀辉的哭泣,然而黎耀辉的伤心,却早在一次次的角逐中耗尽。

  终于失去。此生却无法忘记。

  如果能夠再一次看你熟睡的臉、再跳一支探戈

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暗示了黎耀辉和何宝荣之间的牵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