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曾经拼命爱姐姐

最近学着做饭,油盐酱醋、糖姜葱蒜,把自己的生活敷衍的密不透风。大部分时候,我不吝于时间的长短与食材的多寡,一心炮制心中垂涎已久的味道,每一种味道,都像是甜蜜记忆的复制,逗引出曾经尝某一道菜时的幸福片段出来,那轻俏又浓稠的快乐,从舌尖滑倒心底。做点好吃的给自己,是我宠爱自身的方式,它不仅仅能让我感到自己活着。而且觉得活得不错。我的妈妈,一人食的时候,总是用最小成本的时间和菜式就把一顿饭对付过去了。我想,这是她对我们的爱总是凌驾在对自己的爱之上,她把自己放在最底层的位置,上面一砖一瓦覆盖着的,是对家人的情意。而我,对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儿爱的。但是在某些心情不那么美丽的日子里,我煮的菜的味道也带着那么点苦涩,精益求精情绪的疲劳,让我用浮皮潦草的态度,把自己,把情绪,把那一天,就那么给打发掉了。也许,一餐饭、一锅汤、一碗面是否完美,并不是看你什么时候想吃它,而是你在其中倾注了多少爱意、关怀与体贴。我对自己,宠爱有时,轻慢有时。 许春华老板娘的汤,味道和她的情绪一样的起伏不定。无爱状态的失落时,没有流出的眼泪倒流回心里。痛苦又麻木的心跳挤出一滴滴酸涩的汁,锅里漾开着的,都是她说不出口的寂寞、苍白与乏力。滴管吸一滴在舌尖上,那味道和她酸涩的血液之味是那样接近,以至于无法辨析。在爱着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浓得化不开的蜜意。心中的情爱,满溢得到处都是,分一点在汤里,那鲜甜的味道,那奢侈豪华的味觉体验,若是给人尝了,恐怕会让人想赞美上帝。当一切被自私与背叛的火烧成丑陋的灰烬,我想,若是她再煮出一锅汤,那样的汤,便是心中分泌的绝望,舔一口,都会毙命。 上官娣娣的那碗面,不是十年一碗销魂面,而是二十年一碗姐妹情。我们寻寻觅觅,孜孜矻矻,证明给全世界的人看,却原来只是想寻回你。在娣娣接受访问时,典典问她:有没有什么想对上官玲玲说的?娣娣面对镜头,说出了对一碗花生酱面的回忆。看这一幕的时候我想,这种隔空喊话也真太文艺。后来想一下,这就是对姐姐的,带着赌气的撒娇嘛!那碗从母爱处传下来的独家秘方,娣娣做不好,因为她是寻求爱的那一个,扣子不会做,因为她从未想在他身上寻找只属于亲情的血肉情深。只有姐姐,那个温柔美丽,却和她发生情感错位爱意断层的姐姐,才能复制面中爱的传奇。尽管这爱回来得这样晚,但,爱还是爱,它一直都在,它从未变味。

也许,只有在对我们真正在乎的人时,我们才会注意到味道中那微妙纤毫的差异。那一点点异数或变质,都会让我们心酸到泪流不止。这次,是两个至情至性,心中总会怀有温柔一念的女人在伤心。告别了胡兰成与范秀美的张爱玲,坐船离开那个小乡村。总是用修长优美的脖颈支撑起的高高的头,那一刻终于低了下来;与他黄昏灯下重逢都没有掉下的眼泪,在那一刹那流了满脸。水纹中的暗影,是她黯然的伤情。而荷西,那个纸老虎一样的荷西,只不过骂了三毛一声“你这傻瓜女人!”,就让三毛把头发绞得如同狗啃。“谁的委屈也受下,只有荷西,他不能对我凶一句,在他面前,我是不设防的啊!”问自己一声,长大的标志是什么?我说,那是坚定又疏离的眼神,那是下了层层防盗锁的防御机制严密的心。但是对待所爱之人,那便是心与心的裸裎相对。无法克服对你的信任感,心门总是无由的为你开启,而你带来的每一分伤害,都是致命的温柔一击,让人摔倒不起。 在爱中的许春华,怎么也想不到爱情的败局吧。被温柔包裹到晕头转向的她啊,身心都变成了洁白的天使,心情也是甜美的热粉红。最柔嫩的孩子。对她来说,世界就像棉花糖,而其中只有你我而已。灯光、音乐、背景中都是为爱而生,为你我而在,她,是这幕戏的主角,在心里飘出的柔情旋律中翩飞、旋转、起舞。直到,残酷的现实,把她重新拉回黯淡。她借助喧嚣,她置身人群,她依赖迷幻,她麻痹自己,她热舞不停,她不知疲倦。可他一旦撒手,她心内成灰。 上官娣娣处理失爱的方式,是积极,也是拼命。曾经拼命爱姐姐,如今拼命的恨,却也在心中某个自己也控制不到的角落,拼命的想。把自己豁出去了的拼,倾斜地泼出体内的委屈,狠狠的。原来万水千山走遍,只是想重遇你;原来证明给全世界的人看,只是想那个肯定来自你;原来承受一切委屈,只是想拥抱你;原来发尽千般愿,只是想寻回你。她的一切对抗,都是另一种接近。接近头顶光环的上官玲玲,接近剔除一切多余的身份只属于自己的姐姐的心。这种拙劣的掩饰,像一个漏洞百出的掩体,一如她在合照上,贴着的那个小小猪头。

最终,娣娣还是寻回了爱,即便它回来的晚了点。最终,许春华还是遇到了爱,还好它能够弥补以往的缺失。纵有憾意,皆大欢喜。若那个世界的她有知,若这个宇宙中的她能带着“她”的份一直幸福下去,那该多欣喜。

眠时忆问醒时意,梦魂可以相周旋。庄生蝴蝶,情怀相迷。每一次睫毛的颤动,每一次翅膀的忽闪,都是一场灵魂的共振。许春华找到了51号,上官娣娣和扣子的梦中记忆复苏,他们命中注定。 在另一个宇宙里,命运天翻地覆,不一样的结局,一样的情感。娣娣与扣子与玲玲,遥知了另一种可能性,探听到了“隔世”的讯息。 我希望,她们都在别人的梦中低徊,也盼望她们都在自己的现实中清醒。就像我希望,我梦中的人们,都有自己通往幸福的途径,活得生生不息。

最后,想说,看电影的时候,在娣娣快与姐姐和男友死别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和悲伤情绪,但一旦她的结局落实到葬礼,我反而平静得心如止水波澜不兴。也许,让我痛彻心扉的,从来都是离别的姿势,而不是离别的终局。过程中的离别,总是比拍板定案的离别,更伤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我今欲去一地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GG平台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曾经拼命爱姐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